闰土亚博博彩游戏 > 我是首富继承者 > 040 一条黑天鹅长裙(1)
出门。

带着陆瑶去到老地方与李大牛汇合。

当陆瑶看到那一辆卡尔曼国王,顿时惊呼连连,这车简直是不要太酷了。

由于这辆厚重威猛,高大霸气的卡尔曼国王的存在,一早就引起了很多路人的驻足围观,李大牛只得凭借着自己高大身材挤入人群。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陆羽无奈地出声,叫唤挡在他面前的吃瓜群众让路。

路人甲,“卧槽!都排队着看呢,你是后来的,为什么非得挤在我们前面?”

路人乙,“就是啊,你给我在后面呆着去!”

尽管是有人不满出声,在看到李大牛的身材以后,也只能过过嘴瘾,却暗地里使坏,有意无意地推搡陆家兄妹。

陆羽苦笑的说,“很抱歉,让一让,这辆车是我的。”

路人丙,“这车是你的?开什么玩笑,我还要说这车是我的呢!”

......

走到卡尔曼国王面前,还有十几个男女围着车辆旁边,摆着各种造型,让伙伴用手机拍摄。

李大牛挤开三四个吃瓜群众,也终于走到卡尔曼国王的车门旁。

路人丁,“卧槽!你谁啊你,拍照得排队,一个一个的来懂不懂!”

这下,三人的行径惹恼了这多达上百人的吃瓜队伍。

他们都怒目相向,不过说到动手,他们是不敢的,也不至于。

李大牛憨厚地咧嘴一笑,从裤袋里翻出一串钥匙,然而他大大咧咧的动作,却无意间把裤袋的内袋都翻了出来。

穷鬼啊!

这个动作,引得无数人吐槽。

众所周知,掏口袋把内袋都掏出来的行为,就属于穷鬼才会干。

可是,李大牛接下来的举动,却是让所有人的眼球,差点都掉了一地。

只见他举起车钥匙,轻轻一摁。

卡尔曼国王的车灯连闪两下。

然后三人打开车门,坐了上去,驶离。

留下一地懵逼的吃瓜群众。

三人直奔G市最出名的一间服装店,店名特别简约,就两个字——时代。

但这家店,是专门给一些大人物,订做女士晚礼服,男士西装的地方。

也是这座三线城市,追逐潮流的最前沿之地。

平日里,别看这家店的生意冷清,要是有客人订做一套服侍,最低价都在十万以上,还上不封顶。

传闻这里的老板,做了三十多年的设计师。

而且他在此之前,设计服饰的对象,都是些大明星,在财富排行榜前十的富商。

所以,这家店不是谁都能来的。

整座G市,都知道有这家店的存在,却是绝大多数人,都只能望景兴叹。

......

八点整,李大牛驾驶路虎,载着陆家兄妹到了。

时代,也正刚刚开门。

李大牛把车停泊好,三人就走入了店里。

这家店只有三个打扮得体的女销售,她们穿着的衣服,也是出自于时代老板之手。

一看到有客人进来,一名女销售就面带微笑走了上去。

当她看清,这两男一女的穿着,不由得就暗暗失望,因为这三人身上,都是廉价的衣物。

尤其是两个男的,身上穿的还是街边货,只有这女孩,好像是穿着千百惠,却是前年的款式。

这怪不得女销售有这种想法,她在时代已经干了三年,高端服饰见得太多了,大人物也是见过不少,个人的品味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难道这三个人,不知道时代是干什么的?”她暗自纳闷。

实际上,三隔五差的就有几个懵懂的游客,走进时代询价,可是一知道衣服的价格,都吓得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离去。

她没有鄙视的意思,只是她原本想着,这要是顾客还交易成功,她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提成。

所以这才是她失望的因素。

不过,她在这一行干了几年,自然也有着非同寻常的职业素养。

她面带微笑地走到陆羽三人面前,礼貌地点头微笑问道,“先生,小姐,你们是想订做,还是现买?”

在时代服装店,有两个销售方式,一个是订做,花费的时间较长,另一个是现买,就是挂在橱窗的展品。

这两者唯一的区别是,订做的肯定更为贴身,但是现买的,依然是独一无二。

在价格方面,通常来说是以前者为最,然而有些个别的现品,用料罕有,价格远远超过了订做。

“现买,订做的太花时间,我们现在就要。”陆羽环顾一眼,发现自己的审美观的确不怎样以后,就随口问道,“你们的店里,有没有最好看,最贵的裙子?嗯,她穿的,就是属于镇店之宝那种。”

时代具体的行情,在车上的时候,陆羽就已了解过了。

女销售顿了顿,接着微微一笑,她自觉没有看不起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意思。

说到镇店之宝,不是没有,而是那条裙子,不是现在的他能够买得起的。

不过她到时乐意,去看看这三个年轻人,在看到那条裙子时的震惊。

“有的,请跟我来。”

女销售带着三人,走向最尽头的一架被红布遮挡起来的橱窗。

接着,女销售在陆羽和陆瑶的期待之下,轻轻扯下了遮挡的红布。

......

“我滴个老天爷~!”陆瑶再一次惊呼。

“这一条长裙,是我们老板花费了长达十年的时间,纯手工制作的一条长裙,打底用料是蚕丝。如你们所见,这条长裙裙摆,是由黑天鹅的长羽制成,上半身的黑绒,也是来自黑天鹅的绒毛。”

陆羽也睁大了双眼,盯着这条长裙好一会儿,才果断地说,“就这一条了,取下来给我丫头试试。”

“公子,这价格......”

女销售的脸上,泛起了丝丝笑意,这个年轻人可真够冲动的,也忘了问问价钱。

时代上的衣服虽说不是时价,却并不标明价格,毕竟能够来到这里的顾客,都不怎么在乎价钱,而是在乎她们老板累积了三十多年的名誉。

然而就是这条规矩,通常会遇上这种一听到价格二话不说转身走人的。

陆羽不在乎的摆摆手,双眼依旧盯着这条长裙,“价格?价格不是问题,给我打包......不对,让我妹妹现在就去试衣间试试!”

女销售善意地提醒,“公子,这条黑天鹅长裙,价格是一百万......”

镇店之宝,什么是镇店之宝,这就是了。

通常来到这里订做衣服的至尊VIP客人,全身一套,价格在三四十万就已到了极限。

毕竟,一条长裙,就要一百万,这不是说大人物不能消受得起,而是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

常人穿着几千块的衣服,算是有钱人了,要是穿着二三十万,那绝对是妥妥的土豪了!

所以,这一条一百万的黑天鹅长裙,作为时代的镇店之宝,确实实至名归。

“一百万就一百万,我买下了!”陆羽毫不在乎地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