闰土亚博博彩游戏 > 我是首富继承者 > 041 一条黑天鹅长裙(2)
“这个......不是不可以,如果你要这一条黑天鹅,按照店规,你要先支付全款,我们才敢把它取下来。”

女销售不自然地笑了笑。

她认定了,陆羽买不起这条黑天鹅长裙。

时代并不像普通的服装店,看见哪件,就可以试穿哪件的。

这里的每一件衣服,都独一无二,理论上如果不是决心要买,不会给予顾客试穿的机会。

更何况,这一条黑天鹅长裙,是镇店之宝。

“那么多讲究......”陆羽皱眉嘀咕一声,接着说道,“行吧,这条长裙,和我妹妹的尺寸也刚好合适,去哪里付款?”

陆瑶一看陆羽真的要给她买,顿时就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哥,这裙子,我们还是不要买了!”

开什么玩笑,一条裙子,就要一百万!

这几乎是G市一套房子的价格了。

一套房子好歹能全家人住上七八十年,这一条裙子能穿多久?就算偶尔穿上一穿,再好的质量都穿不了三五年。

陆羽不以为意地说,“好了,别说了,不就是钱么,我就帮你买这一件了!”

对此,陆羽一点都不心疼。

他还记得李大牛所说,陆羽还是太省了,花钱的速度太慢!

那么好吧,这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个花钱的途径。

陆瑶一听,也自知制止不了陆羽的决心,又再看到静静套在模特模型的黑天鹅长裙,她不由得激动地把脸贴在橱窗,露出一脸陶醉的神情。

她爱死这条裙子了!

毕竟,只要是个女人,都抗拒不了这种诱惑,这无分个人的品行,纯属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就像某种鸟类的雄性,在筑巢的时候,也会叼回一些亮晶晶的物件,以此引得雌鸟的注意一样。

看着陆瑶的表现,女销售却是难以置信,这个做哥哥的,还真的打算把它给买下来,送给自己的妹妹?

可是他又哪里来的钱?

不过耳边却还充斥着陆羽问她去哪里付款的话语。

突然,她激动了,难道自己是遇上了不显山不露水的豪门贵公子?

一想到这个,她看待陆羽的眼神,立马就变得不一样了。

一百万买一辆车,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人,她不是没有见过,但是一百万买一条长裙,还毫不在乎的人,她还是头一回见!

不是说这个行为极少发生,而是在这座三线城市,是难以想象的。

“啊,好的,请,请您跟我来!”女销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称呼也在不知不觉产生了变化。

她看向陆羽的目光,不再是像看待穷小子的眼神,有的只是饱含了异样的柔情。

要是自己也能够像这条黑天鹅长裙一般,得到这位贵公子的青睐......

虽然明知是不可能,但也止不住女销售的幻想联翩。

豪爽地在前台刷了一百万,带着心满意足的陆瑶,陆羽走出时代的门口,李大牛已经先一步提着包好的黑天鹅长裙,回到了车上等候。

三位女销售追了出去,她们的手里,分别拿着一张自己的名片,然而此时的陆羽,一只脚已经上车。

她们一看到威风霸气的卡尔曼国王,娇躯不由得为之一颤,不约而同地震惊起来。

这是一辆什么级别的公路怪兽?简直是不要那么高调啊!

原来,他真的是......!

她们都生出了浓浓的失落,因为她们刚刚失去了结识一位豪门贵公子的机会,尤其是以那名女销售最甚。

就差那么一点,或许就是一段大好姻缘,却与自己错身而过了!

只给她留下一个,注定让她梦牵魂绕的背影。

车上。

陆羽问道,“大牛,那件事办妥了没有?”

他说的那件事,自然是陆瑶当选主持人的事情。

李大牛点点头说,“少爷,你交代的都办妥了,陆瑶小姐主持的节目一个都不会少,校方还保证......”

“嗯,知道了。”

没等李大牛说完,陆羽就打住了接下来的话,为了这件事,他向海城大学捐助了三百万。

他不想陆瑶因此而造成负担的心理。

……

海城大学有三处大门。

分别为东门,南门和北门。

东门,是最多人出入的,也是前两天,陆瑶被那个什么龚少爷骚扰的大门。

南门,只提供给老师,或者是上级领导的车辆出入。

至于北门,只是一个小门口,就是很小的那种,类似于后门。

平日里极少有人走后门,几乎被学子们遗忘了,守门的也是个还剩下几颗牙齿,整日睡眼惺忪的老头儿。

卡尔曼国王,实在是太过于嚣张,要是被出入的学子们看到,肯定会引起一阵轰动。

所以陆羽只得让李大牛开车驶入东门,在停车区泊车,而他与陆瑶则是从北门悄悄溜进去。

这门口很窄,刚好只能通过一人,陆羽刚想走进去,就有一道纤瘦的身影急匆匆地撞入了他的怀中。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撞着陆羽的,是一个女学生,她的前额插着一只卡通发箍,略带枯黄的头发,也显得有些凌乱。

陆羽刚想说没关系的,却是猛地一愣,继而惊喜地脱口而出,“啊?楚飞雪?是你?!”

女学生茫然抬头,一看到陆羽,也露出了喜悦的情绪,但她清瘦还长着几颗淡斑的脸庞微微一红,却是硬生生压抑住了。

低声的说,“陆羽?我们很久没见了啊!”

“是啊!我们很久没见了啊!”

陆羽高兴得咧开了嘴,正想说些什么,楚飞雪却尴尬地点点头,说,“陆羽,我有点急事,能不能先让我过去?”

“呃?啊,好,行的!”

陆羽侧身让过,楚飞雪就又低着头,急匆匆地穿过大门,走了出去。

目视着楚飞雪走远,兄妹俩才抬起脚,朝着教学楼走去。

“哎?对了,楚飞雪最近还好吗?”陆羽回想刚才楚飞雪憨憨的模样,不由得就问。

陆瑶偏着脑袋想了想,答道,“这个,还行吧,还是老样子,我们平常见面的也不是很多。”

“噢,好吧,当我没问。”陆羽挠头傻笑。

“哥,瞅你臭美的,不过这恐怕是你这一辈子最光辉的事迹了。”陆瑶一见陆羽嘚瑟了,不忘赶紧拆台。

陆家兄妹和楚飞雪,说起来在小时候还是亲密无间的玩伴。

那时,楚飞雪的家境,也与陆家是差不多,而且两家还是邻居,虽然不在同一栋楼,却是在同一个小区里。

陆羽和楚飞雪一起读小学,升初中,高中。

却就是高二那年,楚飞雪的父亲炒股,刚好又碰上金融风暴,把所有的家底都搭进去。

她的父亲一时想不开,一场酩酊大醉以后从楼顶跳下自杀。

而楚飞雪的母亲,一看日子过不下去了,脑子一热,也追随了她父亲的脚步。

得知这个噩耗,楚飞雪几近辍学,但是她的大伯在这关头站出来承诺,将无条件资助楚飞雪读完大学。

然而,这件事的进展,却是祸不单行,刚读完高三,她的大伯得急病死了。

不过楚飞雪的成绩很好,属于尖子生那种,在高中全体老师的联名推举之下,海城大学接受了这一名特招生。

并且保证,在大学四年期间,完全免除楚飞雪的一切费用,如果成绩还能保持前列,每个学期都能得到一笔奖学金。

这些事情陆羽是知道的。

而且,陆羽和楚飞雪,还有一件几乎不为人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