闰土亚博博彩游戏 > 我是首富继承者 > 135 身后的追踪者
因为他看到,有一道身影,紧跟在车后百米之外,腾挪飞跃。

这要是换做普通人,恐怕就得被吓疯!

不过陆羽很快意识过来。

这不是鬼,是一个修行者,而他正在跟踪着自己。

陆羽猛的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就像脱缰的野马狂飙出去。

这个位置,距离山道还有十公里。

滨海路又平又直,一下子就把身后那道人影甩开了。

陆羽把车开得飞快,在胆战心惊之余,也感到无比蹊跷,他并没有和修行界的高手结仇。

滨海路的尽头,有一个海滩景点。

那里有假日酒店,商场,海鲜餐馆,大型停车场。

陆羽相当谨慎,没有直接开车回别墅。

蜿蜒的山路,和明亮的车灯,很容易就把他的踪迹,暴露在那个修行者的眼前。

别墅里不止他一个人,除了李大牛和伍子岳,还有廖淑玲,陆瑶和楚飞雪。

他不敢冒这个风险。

把车停在大型停车场,一看左右无人,陆羽马上就藏身于一处铁棚的暗处。

并且紧密观察,来时方向的动静。

直至一个小时以后。

“咦......难道我刚才看错了?”陆羽暗忖。

但随即他就摇了摇头。

他又没喝酒,不可能出现幻觉,也就是说他看到的都是真实的。

不过,那个修行者却是没追过来。

陆羽走出铁硼,大步离开大型停车场,然后钻进了山林。

......

追踪陆羽的人,并不是谁,而是跟张宏正商议完,刚从宏图地产出来的卢云鹤。

他亲眼看见,陆羽把十六个混混打倒在地。

他是第三步修行者,因此看出了端儿。

陆羽真气外放,而且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

这么年轻,就走到第三步,除了天资卓越之辈,就只有八大家族中的天才子弟。

而卢云鹤是某个医门小家族里的一员。

修行界小家族,只能依附大家族生存,比如他身后的医门,就依附在上官家族。

但这并不妨碍到,他与其他家族,建立友好关系。

这也是小家族的生存之道,谁都不得罪,万一某天他们依附的家族垮台,马上另择明主。

当然,陆羽要是某个小家族的天才,刚好又是处于敌对关系......

卢云鹤不介意搞点小动作,让陆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不过,他没想到,陆羽的警觉性这么高。

当时陆羽在市中心的车速不快,卢云鹤出入,张宏正是为他配备司机了的。

他连忙叫司机跟上。

当离开市区,出到滨海路,卢云鹤就下了车,叫司机折返而回,而他施展轻功追上去。

其实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陆羽发现他的存在。

要是大家族子弟,必然会把车停下,询问他是哪个家族的人,到时他就可毛遂自荐。

然而陆羽发现了他,却像是见了鬼似的开车逃离。

因此卢云鹤马上推断,这个走到第三步的年轻人,恐怕是小家族的子弟!

修行界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和平美好。

所谓的和平,只是八大家族保持着的微妙平衡。

而小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是非常残酷的,比如卢云鹤。

如果被他追上了陆羽,经问不是大家族子弟,肯定会将之制服,逼问所修功法。

最后,自然是毁尸灭迹。

物竞天择,强者生存,这一条法则,在修行界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卢云鹤追不上,只好半途放弃,他的脸上不见失望,反而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

因为陆羽所开的车,是张雯的。

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

陆羽提心吊胆,施展轻功上山,又潜伏了一阵,才回到家中。

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很快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六点,李大牛敲响了陆羽的房门。

“少爷,起床了。”

睡梦之中,听到李大牛的声音,陆羽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而起。

尽管他已走到修行第三步,但是昨晚的经历,让他的内心涌上了一股危机感。

他是修行者了。

然而陆瑶和廖淑玲却不是。

如果他没有能力,去保护身边的人,那么谁都不知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简单的洗漱过后,陆羽便打着晨练的旗号,与李大牛离开别墅,上到了山顶。

狂风扫落叶,雷家的绝技,陆羽已经能够娴熟施展。

可是没有经过实战,再高武功,也与花拳绣腿无异,这就需要大量的喂招了。

上到山顶以后,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就交起了手。

两人都是第三步修行者,一时之间风声大作,落叶纷飞,这一幕异象要是被普通人看到,不知会作何想法。

李大牛是天才。

而他的性格,看似大大咧咧,实质上却是截然相反。

由浅入深,李大牛的招式,从一开始的平凡无奇,慢慢地变得繁奥起来。

陆羽也渐渐地变得吃力。

“少爷,你学会了狂风扫落叶没错,但是你却还体悟不到其中的意境,这套拳法,有九种变化,进而演化无穷,我领悟了十分之一二,已是受益不浅。”

说着,李大牛一掌击中陆羽左肩,飘然而退。

而陆羽蹬蹬蹬的连退数步,一屁股跌坐在大青岩之上。

“如果......你能获得雷家两套不传秘法,配合狂风扫落叶,以少爷你的修炼天资......”李大牛咧嘴一笑,“说不准,你还真能达到巫清君小姐的要求。”

陆羽气喘如牛,舌头都伸出来了,一听到不传秘法四字,连忙问道,“李大牛,你说那两套不传秘法是什么?”

“不是不想跟你说,而是我也不清楚,甚至是就连我李家的不传秘法天罡拓脉......”说到这里,李大牛一顿。

“怎么?”

“少爷,我是庶子,李家的天罡拓脉,是我偷学到的。”

“偷学?”这就让陆羽更莫名其妙了。

“我是李家家主庶子,不传秘法只传给嫡子,各大家族都一样。”李大牛不在意地笑了笑,继续说道,“而我之所以从家族中出来,就是因为偷学到天罡拓脉。”

“一个家族,不允许在同辈之间,同时有两人修行不传秘法,若是触犯到这条,嫡子在继承家主之位以前,必定会杀死另外一人。”

陆羽张大了嘴,他没想到,这家族争斗,会如此的残酷。

继而他拍着胸口自我安慰,“那我很走运,不用遇上这种事。”

“错了,少爷,雷家家主雷中天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你亲生父亲,另一个是你的大伯,雷元彬。很不幸的是,他也有一个儿子。”

李大牛说道,“你的父亲和你的大伯,两人同为嫡子,不过你大伯修行天资一般,原本雷家家主之位,理应由你父亲继承。你的父母过世以后,雷家家主的位置,就落到雷元彬的独子,雷龙身上。他在年轻一辈的修行排行榜之中,位列第二。”

陆羽楞了一下,说道,“既然我那个堂哥,既然会成为雷家家主,我这个中天集团的内定继承人......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