闰土亚博博彩游戏 > 鱼跃龙门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同姓不同命
段纯这人做事太绝了,不给人留退路。

明显的给沈南柯下了药,竟然还要当这沈南柯下。一个沈家的人,此刻在段纯面前,屁都不算一个?

这到不是。

如果光是段纯一个人的话,沈南柯不会怕。但沈南柯知道,当初举报沈家,举报爷爷贪污的人,就有段纯家。因此,段纯得到了上头的认可。让人以为段家一个小人物扳倒了沈家,是有背景的。

"你别管,好东西。"段纯神经似乎有些迷糊,说道。

沈南柯摇摇头。

段纯根本没管她,来了这里,就是自己的地盘。

沈南柯再次摇摇头,说:"段纯,你敢对我做什么,我……"

"我请你喝酒而已,沈总……据说。张牧是你未婚夫是吧?呵呵呵……我承认,张牧有点本事,但这个家伙太嚣张了,华家都敢搞。我说实话,华家要不是因为最近在乎名声,他早被大卸八块了。"段纯淋漓的笑着。

这刚笑完,沈南柯身后的人已经走了过来。

沈南柯一个紧张,娇躯打颤。

但她想跑,已经来不及了。整个迪厅的人,都要给段纯面子。

"不愿意喝?"段纯见沈南柯没反应。又问道。

沈南柯咬着牙,这是个鬼都不愿意吧。

"段公子,有什么事,我们都可以解决的。这样吧,我们公司不是和你们工地有好几个合作吗。我让出来所有的利润。"堂堂沈南柯,在江南市能够影响到经济会的人物,此时在段纯面前什么话都不敢说。

"利润?"段纯讪笑一声,说:"沈总,你搞错了……你是商人,老子只是一个打手而已。但我的后台,是我的尚方宝剑。乖一点,你爷爷有得活。

不听话,你准备棺材的时间都没有。"

不知道段纯是干了什么,整个人极度没有耐心。

看沈南柯不喝酒,段纯打了一个响指,对沈南柯身后的人说:"让她这个老总知道,什么是社会。"

一提老总,迪厅都沸腾了。

在他们这群人眼中,一个老总地位太高了。更不要说,是沈南柯这样的女总裁。这就好比一群丑小鸭看到了天鹅,是羡慕,是嫉妒。如果他们变不成天鹅,恨不得将天鹅拉下水,拉下深渊,让她的世界失去所有的光彩。

段纯没反驳,说明刚才放进去的确是药。

沈南柯回头一看,发现一个更可怕的东西。身后的人,竟然拿着针头。

那东西,要注射进来。沈南柯这辈子就毁了。

"别,别过来。"沈南柯慌了,她知道那是什么。

如果给自己注射了,她这辈子洗不干净不说,沈家也洗不干净。

"给你三秒,陪老子喝酒,还是怎么的。"

"三。"

"二……"

"麻痹,没耐心了!"

段纯一把敲碎了桌上的啤酒瓶子,对着沈南柯说:"来,拉她下毒早泽。高冷的婊子。算什么东西。"

沈南柯没有任何的办法,她头皮发麻,脑海里都在责怪自己。

为什么。

为什么不听张牧的!

如果不来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