闰土亚博博彩游戏 > 鱼跃龙门 > 第一百八十章 道歉有用吗
段纯被押着,他知道刘成梁没有直接说出来,很大的一个原因是想保护他。刘成梁当初和自己老爹是拜把子的兄弟,后来在苏省有了点势力,就拉上了段家。

正好那段时候,段家出了点事。

段纯的老爹死在了一场事故上,那时候段纯才五岁,不知道这么多事。后来,刘成梁就成了他的干爹,在苏省有些势力的他。对段纯宠爱有加,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段纯出了事,他肯定得管。

"呸,想去拿碧水集团的资料,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谁。"段纯盯着张牧,一声冷笑,狠狠的呸了一口出来。

"不管是谁,这块地……碧水集团已经给了我,另外,你干儿子让人很不顺眼。"张牧嘴角一翘。煞气泛滥而出。

周围的人这下看愣住了。

戴枫的身份很神秘,就连武警队长在不明白他身份的情况下,也要给他让路。

可相比之下,刘成梁的身份更特殊。这个惠民小区,拆迁了这么久,一直以来没有重新开工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惠民小区里有一个老宅子。

老宅子里住的人,正是刘成梁的老爹。

南三区。

以前市中心地带,如今的新政府规划地带。因为一个老房子,没有动工。这面子有多大,真的不用想。

"我倒是可以给你下跪,你没这个胆。"刘成梁显得很是不屑。

在他旁边的女人,不耐烦的说:"你和他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赶紧叫几个人来。亮给他看看。这大晚上的,找死怎么找到我们家来了?"

刘成梁也很不耐烦,说:"也对……江南市来的小子,你看好了。"

"弄死他。"段纯被压着身子,气势可一点不少。

在南三区,和他段纯做对,真的是找死。

天漏了,刘成梁都可以给他补上。

那些被他祸害的女人,弄死的狠人,没一个敢翻身的。

今晚上的场景,曾经出现过不少次。

但每一次,结局都一样。

没人可以挑战他段纯。

刘成梁选了一个号码,这还没打出去。

他的手机上,却打来了一个号码。

刘成梁一愣,显得很不耐烦,但他还是先接了。

电话那头,对方听到刘成梁不耐烦的声音,突兀的说道:"你好,我是……"

"好你妈个纸飞机,有什么狗屁事赶紧说……没事的话,明天去我办公室,找我秘书。"刘成梁所有的火气,全都在这一刻翻出来了。

要是其他人,兴许就被他震住了。

但电话那边,是胡运。

而且是拿了尚方宝剑的胡运。

"今晚的事。我建议你赶紧息事宁人,给张牧道歉。"胡运的话,简单明了,却带着杀气。

刘成梁笑了,南三区里,敢威胁他的人,还真不多。

"你算什么东西?"刘成梁反问道。

"我不算是什么东西,我只是一个管家。但我背后的人……"胡运悄悄从电话里,说了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正是张牧的老爹。

听到这三个字。刘成梁目光闪烁,恍若炸裂。